反共拍片计画遭撤资 李惠仁寻求群众募资奥援

2017-09-15 20:03:37 明星八卦 上百度搜索“每刻娱乐”就能找到这啦!
当前位置:每刻娱乐>明星八卦 >

新头壳newtalk 曾获台北电影节奖项的独立导演李惠仁,日前在李明哲开庭「被认罪」当天,剪了一个短片批判中国侵害人权的恶行纪录,这个以《并:控制》为题的短片

反共拍片计画遭撤资 李惠仁寻求群众募资奥援.

反共拍片计画遭撤资 李惠仁寻求群众募资奥援

新头壳newtalk

曾获台北电影节奖项的独立导演李惠仁,日前在李明哲开庭「被认罪」当天,剪了一个短片批判中国侵害人权的恶行纪录,这个以《并:控制》为题的短片,其实有更进一步的拍片计画,李惠仁今天把这项拍片计画放上群众募资平台flyingV,寻求群众集资150万元,再加上自筹150万元,预计以300万元的预算,完成这部「反共纪录片」。

李惠仁在脸书中透露,去年7月,香港某电视台老板,邀请他为他们拍摄「反共纪录片」;後来,企划写了、约签了、影片开拍了。然而,就在今年6月,他们准备前往香港,拍摄两位盲人朋友「看」见香港20年的变化之前;由於「某些原因、某种坚持」,他们跟电视台解约了。虽然这部片已经烧了200多万,他还是跟朋友借了钱,把款项还给了香港........,因为,民主自由是非卖品,不能秤斤论两!

「我常常跟香港的朋友说,台湾有一个『恶邻居』,香港有一个『恶婆婆』。台湾和香港,同样时常得面临『这个强国』在政治、文化以及经济上的霸凌」导演李惠仁说到。在《并:控制》纪录片中,李惠仁团队用镜头记述了香港主权移交 20 周年後的变化,为台湾作借镜,他希望,今日的香港,不要成为明日的台湾, ,需要大家协助!

「并」是什麽呢?

「并」的读音跟「病」相同,也跟「并」一样。另外,你把「并」反过来,他就变成「共」。 这部片要讲的就是中国对台湾和香港无所不在的控制,而为什麽要谈香港呢?李惠仁答道,因为香港的遭遇就是台湾的一面镜子。

愤怒的香港人在2014年9月26日走上街头,诉求「我要真普选」,同时占领金钟、湾仔、铜锣湾、旺角及尖沙嘴,这场历时将近三个月的「雨伞运动」引起了全世界的瞩目,两年後的立法会选举,香港泛民及本土派一共取得 19 席议员,同时保有关键的「否决权」。乍看下,香港民主似乎迈进了一步;但背後控制香港的黑手自然不会轻易缩手,没有多久,中国人大常委会动用「释法权」,一句「宣誓不庄重」就立即把不喜欢的立法会议员通通解除职务,香港的民主之路岌岌可危。

香港如此,那台湾呢? 

时间回到去年7月15日,台北电影节颁奖典礼的前一天。在「有心人」的操弄之下,演员戴立忍被以「政治立场表态模糊」为由,遭中国电影《没有别的爱》剧组换角,戴立忍被迫发表声明说;隔天在台北电影节的颁奖典礼会场,却是很「心痛」。因为,当天的明星艺人,在前台,没人声援戴立忍;在後台,则是听到「戴立忍」三个字,就傻笑快速离去。

是什麽样的原因,让这麽多人不敢评论「戴立忍」?说穿了,就是恐惧。恐惧害怕被做记号、被「过气艺人」检举、害怕不能到对岸发展,害怕东、害怕西。於是,用一千多颗飞弹对准我们的恶邻居,不可以跟他唱反调,争先恐後呼应『中国一「点」都不能少』成了一个重要的「潜规则」,红线,绝对不能踩。

2017年,台湾,「二二八事件」满七十周年,台湾解除戒严三十周年;然而,当我们的民主前辈牺牲生命、奉献青春,挣来了言论自由、拒绝了思想审查之後,究竟什麽样的理由非得要把「小警总」再度放在心中?

有时看不见,反而看得更清楚

《并:控制》这部影片主要拍摄对象为盲人朋友 A、B,正因为他们眼睛看不见,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 1997 到 2017 年,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後,这20年来的改变。面对一般人看得到的现象,李惠仁回想他们严肃的跟他说:看得到的还称不上严重,最严重的,反而是那些眼睛看不到的变化,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审查』以及不断被驯服的『自由意志』。」这些改变不止出现在语言、公共空间,甚至连广播、电视、网路等媒体也都有不同呈现的变化。  

那只控制的手,无所不在

2016年底,香港立法会的宣示风波总共有六位议员被判定丧失资格。丧失资格的理由包括誓词念太慢都不行,总共十八万选票代表的民意,就这样「被消失」。「香港基本法」的解释与制定、修改,都在中国人民大会的手里。当「香港法院」都还没判决肇始的两位议员还有没有资格,「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代表大会」却已经跳出来解释法律,定风向,下指导棋。除了政治,香港的媒体也越来越不自由。2012年,因为「某些因素」,台湾高收视率政论节目《大话新闻》主持人郑弘仪,被交出了主持棒。而在香港,同样有一位中共讨厌的主持人李慧玲,被迫离开高收听率的广播节目、离开香港商业电台。

回头看看台湾,李惠仁说,不知道你会不会有一种:「又来了 !」的无奈,这两年每天早上主持广播,他都是这种心情。从周子瑜、戴立忍到卢广仲,甚至是李明哲,被迫自我表白到被消失的事件曾出不穷。这些都还是上了新闻的,没有上新闻的还很多。2016年台中一中历史老师陈一隆,暑假带着来自各高中的学生到北海道参加「东亚青少年历史营」,被中国队指称是台独背景,要求台湾队必须纳入中国队的管控。参加的学员,现在师大念书的禾安说,整过过程,麻烦不断,「感觉好像一个网,一直在缩着一直在缩着,你会觉得一步一步被慢慢这样抓起来的感觉。」

那中国本身呢?诺贝尔和平奖得奖人刘晓波的事情大家已经知道了,但还有很多刘晓波还关在中国的大牢里。被关的人我们拍不到 ,被关过的像是最近在台湾访问的作家寇延丁(去年在台湾出版《敌人是怎样炼成的》),她原来是一位关心残障福利的 NGO 工作者,2014 年在台湾参加 NGO 培训,然後到香港参观了两天雨伞运动,回中国就被抓了,关了四个月。而寇延丁的女性朋友,计画上街抗议性骚扰,还没有上街喔 ,就被关了一个月。还有的不用被关,也得自己关自己。2016年得到金马奖最佳短片《九月二十八日.晴》的导演应亮,因为拍摄了一部社会写实电影,《我还有话要说》,暴露中国司法与人权问题,上海公安追到香港要求电影重剪,未果,应亮只好「被住在香港」,以保安全。有一次,应亮的岳父母还特地参加到台湾的旅游团,来跟女儿一家会面。

守住思想控制的最後一道防线

面对中国步步进逼的「控制」,仍有人努力拒绝被驯服。2014年3月18日台湾的年轻学生与公民团体攻占了立法院,要求退回「黑箱服贸」;同年9月,香港学生发起「反洗脑国教运动」、「雨伞运动」以及後来的「鱼蛋革命」,这些运动全都是由台、港两地的年轻人发起,因为他们受够了,他们不允许政客随易「卖掉他们的未来」。

《并:控制》这部片,除了要以系统的方式来解构中国无所不在的控制,更重要的是,呵护台湾的民主与自由。於是,如同《不能戳的秘密Ⅰ:政府病毒》与《不能戳的秘密Ⅱ:国家机器》一样;李惠仁表示《并:控制》这部影片完成之後,一样会把它永远公开在网路上,把版权公开,让所有的人能够永远记住民主和自由最珍贵的价值。

为什麽要幕资?

《并:控制》这部片一开始是香港某个电视台老板主动找我合作的计画。只不过就在香港主权移交 20 周年的前夕,我们准备前往拍摄两位香港盲人朋友之际,因为「某些原因,某些坚持」和这家电视台解约,他借了一笔钱,归还电视台已支付的第一笔款项後;他决定继续把这段路走完。由於题材特殊,不仅拍摄取材不容易,後续的上映、宣传也只能「鸭子划水」,为了防止被封杀的命运,除了找到志同道合的播映管道外,公开版权、透过网路公映来传递民主自由的价值,是最重要的目标。这部片能走到哪里?没有人知道。但,我们期待能透过这一次的群募,完成《并:控制》的「拍摄暨开放版权计画」。毕竟,有些东西是用钱买不到的,民主和自由这个普世价值更是「非卖品」。

,希望能在今年10月31日募得新台币150万元,协助完成拍摄并开放版权,截至此刻已有28位赞助者,募得52,507元。

文章地址
该文章内容发布于每刻娱乐网(WwW.meikebi.CoM)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您的配合!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