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nderapos;s Talk】做新媒体就一定GG了吗?

2017-09-15 20:03:12 明星八卦 上百度搜索“每刻娱乐”就能找到这啦!
当前位置:每刻娱乐>明星八卦 >

两年前的今天,KNOWING新闻正式上线!??感谢很多好朋友与长官前辈们,特地前来站台与支持,实在是大恩,这边容我不一一表示谢意了。我常常讲,如果我是创业做一家杂货店,主题不对的话,可能就?

两年前的今天,KNOWING新闻正式上线!

 

 

感谢很多好朋友与长官前辈们,特地前来站台与支持,实在是大恩,这边容我不一一表示谢意了。我常常讲,如果我是创业做一家杂货店,主题不对的话,可能就不会有这麽多贵人,一路鼓励我到今天。

 

 

两年後的今天,我们拥有了很多成绩,可以与大家分享,这边也容我不一一完整说明了。我常常讲,如果台湾的Mobile Internet与新媒体发展,不是如此落後的话,可能现在整体的市场格局就完全不一样。

 

 

台湾Mobile Internet与新媒体市场庞大,但产业发展却始终旺不起来,受制於列强!我们看到各国的APP与服务,都抢滩进攻台湾市场,却没有在台湾创造相应的经济效益与产业价值时,台湾非但没有办法养出自己的独角兽,反而为人作嫁,豢养出了海外好多独角兽。

 

 

虾皮拍卖与Garena就是最好的例子。

 

 

 

 

KNOWING发起与主办「WHATs NEXT!移动到未来」数位行动产业高峰会,第一届有30位产官学演讲者与会,第二届有海内外40位意见领袖分享,就是希望创造Mobile Internet产业突围的机会。

 

 

「今年顺利办了第二届,希望未来要办100届!」经济部龚明鑫次长连续两年参加,这是他特地对我说到的期许。

 

 

NCC詹婷怡主委与科技部陈良基部长,也都完整分享政策发展的方向,透过「WHATs NEXT!」峰会,我们顺利打造了官方与民间沟通的平台。毕竟政府不是万能的,如何官民创造合作能量,以及协助政府突破产业与市场的投入盲点,显然更是台湾现阶段需要的。

 

美国朋友如今都在讲「Mobile Only」,大陆朋友总是把「移动互联网思维」挂在嘴上,而当台湾民间自己做不出好的产品与商业模式时,政府可能连税都收不到了。

 

 

Facebook粉丝专页广告,现在是台湾转化率最高的广告模式,但是脸书公司应缴纳的20%税赋,财政部现在还在想该怎麽补破网。

 

 

钱与产值,都已经大幅转移到手机上,但从电商到游戏,从社交到支付,从出行到旅游......台湾有谁真正赚到了呢?

 

 

 

二 

 

KNOWING上线两年至今,Mobile&Young,是我们的两个关键字。因为从内容产业来说,台湾优质内容都还没有办法移动化与年轻化,社群化也很困难。如我在2015年9月15日上线仪式中提到的,KNOWING只是一个小小的「尝试」,期待台湾有更多的新媒体产品与商业模式的尝试出现。

 

 

我当时说,台湾一年应该要有至少一百个新媒体团队诞生,星星之火才能够越烧越旺!

 

 

然而,传统媒体仍有品牌与资源,而新媒体难以取得资金与人才,如今却造成整体产业越来越龟缩。相较於欧美与大陆,台湾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之间,必须要有更多成功合作的案例,携手才能走得下去。

 

 

事实上,content与event的商业模式,其实传统媒体与新媒体没有太大的差异,KNOWING已经连续四个季度获利。基本上,台湾不是没有市场,更不应被小市场局限住,关键在能不能试水尝试出对的商业模式而已。

 

 

 

 

我最近与不少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同业聚会,大家都愁眉苦脸,说到电台 新闻部与纸媒编辑部陆续裁员,问我经营媒体究竟该如何突围?

 

 

我简要回应说,第一要取得用户,第二要取得用户时间, 第三要取得用户数据。

 

 

就像有人在家中订阅报纸,有人在书店购买杂志, 新媒体一定要取得用户,绝对不能落入流量陷阱。有了用户的时间, 才能够建立用户数据,这才是真正能够可长可久的商业模式。

 

 

传统媒体阅读的效率太低,电视遥控器转到两百多台, 还是看不到自己想看的节目,又或者一大落报纸翻到底, 没有两三篇是自己真正需要的文章, 甚至可能连一篇都没有完全读完!传统媒体仍然拥有资金、资源、 人才,但环顾全世界,实在没有太多在数位与移动市场中成功的案例。

 

 

传统媒体如今已经难以取得读者与观众的时间,而网上内容越来越琐碎化、越来越花絮化、越来越低俗化,以赢得脸书算法的导流优势!连资讯都称不上,遑论要传达有价值的知识,导致了线上内容商业模式的难以为继。

 

 

商业模式说远了,很多媒体好朋友都遭遇中年危机,才是真的。

 

 

 

 

不能灰心的是,优质中文内容一旦成功移动化、年轻化、社群化,一下子就能够透过手机,影响全球华人世界。台湾与美国,有这麽多的罗振宇与罗辑思维粉丝,「得到」APP在中国以外的下载规模与打开频率都不算少,就是一例。

 

 

罗振宇说他满脑袋都是生意,台湾内容产业也确实不应陈义过高,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其实也都只是一盘盘生意!特别是内容农场与爆料平台盛行迄今,人家都赚到了钱,而你却赚不到钱?讲白了,都是手机用户时间与眼球注意力的竞争,更是媒体公司营收与获利的拉扯角力。

 

 

 

 

 

回台湾这一段时间,某些时间,我还是很挫折的。

 

 

以前在两岸三地的大媒体惯了,视为理所当然的事,现在发现全都不一样了。被大企业公关从媒体名单中删除,或者是客户拿到名片时满脸的黑人问号,我也都习惯了。

 

 

毕竟创业,就是要做好没人看见的生意。大家都懂了,肯定也失去尝试的空间与机会。

 

 

最近数位时代好朋友们,正在进行 ,我自承说,其实KNOWING早已过了创业阶段,实在不算定义内的「创业公司」!当然团队还是拥有创业时期的热情与拼劲,只是公司阶段已然不同,每个人做事要更稳紮稳打。

 

 

KNOWING一开始的定位,也不是「创业媒体」!我们有八成读者在30岁以下,其中还有将近一半是大学生,透过年轻化的视角与观点,来撰写热门即时新闻与报导。目前包括Yahoo与Line Today,PCHOME与东森新闻,以及新浪等两岸三地超过30家媒体与平台,内容交互授权。

 

 

就算是没有流量的国际/两岸新闻,我们也认真在写,维持每天20%的撰稿比例,希望台湾年轻世代能够更理解台湾之外的重大事务。

 

 

 

 

从编务到业务,媒体的模式已经天翻地覆!在KNOWING的尝试与探索中发现,新媒体全都没办法再依循传统的「内容+广告」商业模式获利。

 

值得注意的是,纵使每天有上百万流量,但Banner广告的点击率与价格实在太低,低到养不活编辑部门与记者。在台湾铺天盖地蔚为主流,可说是世界奇观的盖台广告,则大为干扰导流过来读者的阅读体验,造成媒体与广告主与读者「三输」的窘境。

 

事实上,「流量」并不等同於「用户」!做媒体一定要拥有「用户规模」,好比纸媒有订阅客户,新媒体绝不能只看「流量高低」,当所有人都订错了KPI指标时,怎麽获利赚钱?

 

虽然在新闻聚合APP产品上,KNOWING没有成功发展起来,但在新媒体思维与商业模式上,我们找到了存活与发展的空间。

 

 

我们持续探索媒体与产品相互之间的发展可能性!每一个小成就,都是团队每一个人的成绩累积而来。

 

 

感谢有你!

 

 

 

如果你是研究所与大四学生,欢迎加入「星编辑」实习计画:http://www.knowing.asia/rising_star

如果你想挑战新媒体工作,欢迎联系我本人:jet@knowing.asia

如果你是对新媒体content与event有兴趣的广告主与客户,欢迎联系:hi@knowing.asia

 

 

文章地址
该文章内容发布于每刻娱乐网(WwW.meikebi.CoM)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您的配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