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荒」下的双警冤案故事???

2017-09-07 20:01:10 奇闻趣事 上百度搜索“每刻娱乐”就能找到这啦!
当前位置:每刻娱乐>奇闻趣事 >

刑警人力为何会不足?警政署分析原因,是升迁管道不畅、奖励不足、业务繁重等等。不过,警界高层可能没有考量到一个潜伏性因素──刑警有高度被「办」,而且是被司法「错办」的风险。与其解释原

作者: 江元庆

(图片来源:iStockphoto)

根据报载,到民国106年6月为止,全国的刑警缺额多达674人,警政署因此展开「抢救」计画,希望透过增加奖励、放宽报考资格等五项措施,能够激励基层员警投身,解除这波「刑警荒」。

刑警人力为何会不足?警政署分析原因,是升迁管道不畅、奖励不足、业务繁重等等。不过,警界高层可能没有考量到一个潜伏性因素──刑警有高度被「办」,而且是被司法「错办」的风险。与其解释原委,不如实际来看看东园街派出所这件双警冤案……

民国93年间,在台北市警局万华分局东园街派出所里,林姓、许姓警员这对办案搭档,是整个派出所最善於办刑案的便衣警察,他们最厉害的本事是很会抓通缉犯,曾经缔造单月缉拿13名通缉犯的纪录。

这年9月13日,林许双警缉获一名通缉犯「阿宏」归案。不过,被押进监所的阿宏,写信指控两警向他索贿20万元,他因无法交付,而遭缉捕。这封信,落入台北地检署一名女检察官手中。

双警被调查,他们向女检察官说明来龙去脉,指称与阿宏有线民关系,但对方情报不准确,却经常索取线民费,双警拒绝给付後,阿宏因此挟怨报复。林姓警员还说,阿宏曾向市警局检举,经督察郑彩文调查後,以「查无实据」结案。

但没想到,女检察官传唤双警後,谕令当庭逮捕,并且声请羁押禁见。许姓员警还记得当时的第一个闪念:「今天是愚人节吗?」林姓警员则是青天霹雳:「检察官在开玩笑?」

这晚,许姓警员被手铐脚镣的登上囚车,他悲愤得想死。隔天凌晨3时,当囚车驶进看守所的瞬间,他已经不是「想」而已,他已决定寻死。他要以死证明清白!

林姓警员百般劝阻,他始终认为女检察官只是一时被阿宏欺瞒,真相会水落石出。不料,一个多月後,林姓员警也想寻死。因为,检察官依贪污罪起诉双警。

起诉书指出,民国93年9月13日下午,双警已明知阿宏是通缉犯,两人当晚和阿宏碰面却不逮捕,反而让对方离去,是出於涉嫌索贿20万元而纵放人犯。(台北地检署起诉书,94年度侦字第6830号等)

不过,双警坚决否认。他们向法官辩称,当晚阿宏离开派出所後,他们大约9时接到传真,才知道阿宏是通缉犯。

不过,一审不相信他们。法官甚至指出,阿宏和两警并无不共戴天之仇,为何要甘冒诬告、伪证的风险去诬赖双警索贿?(台北地院判决书,94年度诉字第637号,判决理由一之(二))合议庭认定两警索贿、纵放通缉犯,重判他们各10年6个月徒刑。

判决的这天,双警悲愤莫名!

他们上诉二审後,全案大逆转──改判无罪。而且,法官的判决理由让检察官、一审法官哑口无言,无罪定谳。二审的判决,确定了一件事:这是一场冤案!

这桩冤案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因为,女检察官在侦办此案时,意外揭露双警为什麽这麽会抓通缉犯的原因──有台北地检署的法警在暗中帮忙。这名法警曾经出庭做证:

「93年9月13日当天下午4时35分,我打电话给林姓警员的通话内容,是对他说通缉资料还没下来,当天晚上8时44分,林叫我传真通缉书,我接完电话後,到勤务中心影印「阿宏」的通缉书,然後再传真。」(台北地检署侦查笔录,94年侦字第6830号,第51页)

法警的证词可以证明:双警获悉阿宏是通缉犯的时间,是在晚上8时44分之後,而不是检察官、一审法官所认定的下午4时35分。这段极为重要的证词,就在全案卷证里。但是,为什麽检察官、一审法官没看到?

幸好,二审看到了。

双警争回了清白,并分别获得23万6000元的赔偿。然而,他们的警界人生因为这场冤案遭到重创,「这是冤狱赔偿所赔偿不了的!」

三度荣获绩优警察的林姓警员,这一辈子都忘不了一件事。他被羁押59天期间,时逢母亲节,在打电话给母亲祝福时,他再次崩溃:妈妈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

亲身经历司法深「冤」之後,双警对司法有番体认:「检察官、一审法官竟然宁可相信通缉犯,而不相信我们!」双警苦干实干,换来被羁押停职查办,而且是被司法错办。

警界为什麽会发生「刑警荒」?在这个故事里,或许有一部份原因。

____________

Yahoo奇摩新闻欢迎您投稿!对於这个社会大小事有话想说?欢迎各界好手来发声!用文字表达你的观点。投稿去—–>

 

 

文章地址
该文章内容发布于每刻娱乐网(WwW.meikebi.CoM)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您的配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