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文】《笨湖精彩一生》後记

2017-05-09 15:30:06 明星八卦 上百度搜索“每刻娱乐”就能找到这啦!
当前位置:每刻娱乐>明星八卦 >

我在美国跟笨湖兄最後一次通话时,他说医生告知大约还有一年的生命,哪想到他很快就处於弥留前的昏迷状态了。随後从去看望他的金恒炜先生那里得知,医疗已无回天之术,於是我们商量如果笨湖走了

我在美国跟笨湖兄最後一次通话时,他说医生告知大约还有一年的生命,哪想到他很快就处於弥留前的昏迷状态了。随後从去看望他的金恒炜先生那里得知,医疗已回天之术,於是我们商量如果笨湖走了,我们至少要做两件事:一是在台北办一场汪笨湖纪念会,一是编辑一本《汪笨湖纪念文集》。虽然笨湖家人会在家乡台南举办宗教仪式的追悼会,但我们要在台北办一场由各界人士参加的celebrate life(庆祝生命)的纪念追思会,回忆笨湖生命中那些令人怀念的片段,跟他的朋友们、志同道合的战友们一起,再办一场为台湾呼喊的「台湾心声」。

 

纪念会开得非常成功。台北市议会大礼堂爆满,预定两小时;但大家欲罢不能,延到三小时,那些因没有座位而站在後面及过道的人,就站了三小时!大家都有情有义来送笨湖先生最後一程。

 

追思会出现下届正副总统人选

追思会由凯达格兰校长金恒炜引言,能说一口地道台语、被汪笨湖视为「闭门弟子」的张铭佑在妻子临产之际赶来做了司仪。由《政经看民视》主持人彭文正和我主持,新闻界、文化界、政界等很多朋友上台致辞。包括前副总统吕秀莲、前行政院长游锡堃、民视董事长郭倍宏、民报董事长陈永兴、前华视总经理江霞、台湾民主基金会副执行长杨黄美幸、名嘴周玉寇、前北社社长陈昭姿,和主办这场纪念会的凯达格兰基金会董事长高志鹏立委等。

陈水扁前总统早就答应莅临并致辞,但追思会前夕遭台中监狱下令禁止,连追思一下老友的机会都被没人性的狱吏(法务部)剥夺。会上还宣读了广受尊敬的台独前辈彭明敏前资政、高俊明牧师的追思文,以及台北市长柯文哲、高雄市长陈菊、台南市长赖清德的纪念文字。作曲家王明哲以及陈维斌医师也演唱了台湾歌曲,让美好的记忆和对台湾的深情与笨湖同在。

 

具有语言天赋的帅哥彭文正用字正腔圆的台语华语,妙语连珠、机智幽默,让纪念会上掌声此起彼伏。最令观众欢呼的是,主持人提到彭明敏先生也到了现场。早在五十多年前的1964年,彭明敏先生就和他的两个学生谢聪敏、魏廷朝,在〈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宣言〉中提出,拒绝共产党,推翻国民党,台湾人要走第三条道路:制定新宪法,建立新国家,加入联合国。他们当时就明确指出,一中一台已是铁一般的事实!今天,无论是已经走了的汪笨湖,还是我们这些活着的人,都是在往彭先生当年指出的方向而努力!全场以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向彭明敏先生致以最高的敬意。非常令人感动的是,这位九十多岁的老人自始至终全程参加了这场三个多小时的追思会。

 

纪念会的高潮是民视董事长郭倍宏的致辞。他一上台全场就欢呼,因为他是台湾人的英雄。将近三十年前的1989年,在仍是国民党独裁的时代,作为台独联盟美国本部主席,郭倍宏就偷渡闯关回到台湾。在郝柏村悬赏二百万追捕他的情况下,郭倍宏不仅勇敢智慧地出现在民进党议员的造势大会上,而且发表了「推翻国民党,建立新国家」这种大义凛然的演讲。今天,郭倍宏英雄不减当年勇,不仅痛批国、民两党,更充满激情、慷慨激扬地直呼:2019要公投建国!

 

那些前辈们前仆後继,用血泪铺成了今天绿营全面执政的道路,在如此大好形势下,民进党的头面人物们却缩头缩脑,在台湾走向正常化国家的道路上无所作为。在彭明敏、郭倍宏这种英雄们面前,平庸者相形见绌。全场观众被郭倍宏的激情演讲感动、感染、振奋。当主持人提出「2020应该推出郭倍宏选台湾总统」时,全场爆发欢声雷动的认同回应。然後我说,郭倍宏的副总统搭档、竞选总顾问我都选好了,两个都姓彭,副总统是彭文正,总顾问是彭明敏,全场迸发出开心的大笑,鼓掌声、欢呼声、喊叫声、口哨声,把台北市议会的棚顶快冲破了!

 

随後名嘴周玉寇上台致辞动情地表示,被郭倍宏的演讲深深地感动。她说,「听了郭倍宏先生的一番发言,我发现2020年我有总统候选人可以投票了。」此话一出,激荡起全场再次的掌声和欢呼声。她又加上一句:「如果郭董事长选总统,我一定去做志工。」

 

不管郭倍宏和彭文正两人是否有意愿,这种呼声起码清晰地表达了台湾乡亲对民进党完全执政後仍要维持国民党马英九们的现状而强烈不满,甚至愤怒。这种呼声更表明了民心思变、民意所向!一场汪笨湖的追思纪念会,居然产生了下届总统和副总统的人选,这不是戏剧性,也不是开玩笑,而是令人耳目一新的、重审台湾政局的新视角!

 

为了更全面地记录下笨湖先生在这场为台湾而战的历史上所留下的足迹、所体验的苦与乐,也激励後来人继续在这条道路上奋战,我们编辑这本《汪笨湖纪念文集》时,邀请了各界人士。大家都纷纷拔「笔」相助,追忆笨湖先生。我们在约稿信中特别提到:编辑这本书,是在悼念汪笨湖先生的同时,藉此传播笨湖兄生前致力推动的台湾成为正常化国家的理念。在这条艰难的台独之路上,不少绿营的战士倒下了;无论是否有个人私交,我们都是战友,这是为战友唱一首挽歌,为台独战役的最後胜利送一曲确信的战歌(赞歌)!结果,短短的时间内就有70位作者回应,写出71篇文章和诗作。

 

卜大中:汪笨湖接上台湾地气

《苹果日报》总主笔卜大中先生跟汪笨湖并无私交,但他的「汪笨湖就是地气」却一语道出了笨湖在台湾乡亲中的人气和影响力的原因:他是接地气的,他就是地气!大中兄是我二十多年前刚抵达洛杉矶时就结识的朋友,多年来通过文字,更成为知音。作为一个所谓台湾外省人,大中先生是两岸华人中非常少见的在台湾问题和西方左右派之争问题上都跟我共鸣的知识分子,是信奉古典自由主义经济理念的保守派学者;我深以有这位明晰大是大非、文笔优秀、且颇具幽默感的朋友和知音为幸、为荣。大中兄的文章不仅对汪笨湖的评价「太到位」了,而且构思精巧,文笔精链,不愧是总主笔的大手笔。

 

跟郭倍宏董事长约稿时,并没期待他真能抽出时间写,因为这阵子他大概快忙昏了。民视正在从台北搬家到林口,新大楼尚有多项装修未完成;更严峻的是,由於郭倍宏毫不掩饰的深绿政治色彩、他引进的《政经看民视》成为台湾最敢讲话、最敢批评的第一政论品牌,所以不仅遭到民视内部某些「大一统」心态者的敌视,更有来自国民党,甚至民进党的虎视眈眈。以民视前总经理陈刚信所代表的、正被历史所淘汰的势力,一直在运作,试图推翻、取代郭倍宏;最近更有一批人试图通过股票转换、买卖来改变目前的董事会。但在如此严峻的百忙之中,倍宏兄写来了有情有义有文采的追思文。文章不长,却错落有致,颇具构思的匠心;尤其是思想的清晰:在为台湾独立而奋战的最後冲刺中,自己手中的接力棒责任重大。他写出了一种使命感。这是我们追忆那些倒下的战士的重要主旨之一。

 

前文建会副主委吴锦发是我很佩服的一位台湾文化人,他对台湾历史文化有精准的分析,并很有口才,而且气质也有点像汪笨湖。他的文章从死亡写起,说父亲走了,「第一次感觉到与『死亡』之间失去了藩篱」,笨湖的离去,等於是被「死亡」用食指戳了一下额头。视觉性很强的生动文字。最後他说,只有一句话:「我们这种人,凋零只是为了复活。这样的话,没有梦的人是不会懂的。」

 

前华视总经理江霞写道,当年第一次见到汪笨湖,他说看过江霞演的所有的剧,甚至是他的梦中情人。後来汪笨湖的《台湾心声》被关掉,时任华视总经理的江霞,请笨湖到华视开办新的政论节目,但好景不长,因陈水扁要党政军退出媒体,江霞的华视总经理也被拿掉了。这本笨湖纪念文集,恒炜和我各自想了书名,但出版社认为不理想,最後他们用了江霞文章的意思。可见还是「梦中情人」情有独锺,夺了头冠。

 

日月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兄送我情

在媒体人中,政论节目主持人可谓是最忙的。但绿营两位最重要的节目主持人彭文正和廖筱君都写来了感人的追思文。彭文正言简意赅,谈到自己受打压时,笨湖用芭乐和橘子传递了那种「日月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兄送我情」般的力挺。廖筱君则在父亲生病、自己每天主持节目的紧张中写出长文,追溯自二十年前她在民视时代就跟「新闻工作上亦师亦友的心灵导师」笨湖大哥结下的友谊。她写出了在政局动荡不安的台湾媒体人那种紧迫感,以及笨湖多年来,而且直到生命的最後时刻,都密切关注台湾前途和命运的情怀。

 

同样忙於征战各电台的周玉寇也及时传来了追思文,道出一个不会台语的人当年参加汪笨湖节目时的感受和心理转变。她说笨湖是台湾国家认同这棵大树的植树人,这点跟卜大中的汪笨湖「接地气」的说法颇为类似,既形象又准确。

 

在整个邀稿过程中,最让我感动的是高俊明牧师。他年事已高,且有病在身,但仍坚持跟太太一起写来了追思文章。高牧师跟彭明敏教授一样,在台湾都是德高望重的指标性人物。在彭明敏等人1964年发表〈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宣言〉之後的1977年,高俊明担任总干事的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发表了〈人权宣言〉,强调台湾人要民族自决,要把这片土地建成新而独立的国家。这两个宣言,可谓台湾独立建国的姊妹篇纲领。高牧师夫妇都不会用电脑,在身体不适的情况下,手写了这篇文字,那份认真和情怀令人感动!

 

彭明敏先生成长於日治时代,早年又在日本留学,听他说中文,很像是听一个学中文的日本人在说话。但他却能用中文写文章,虽然篇幅不长,却点出了一个关键的要点:「要找第二个汪笨湖实在不易。」虽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但很多人的东西可以学习、模仿,只有少数人的特色只属於他自己,笨湖就是那极少数之一。

 

陈水扁文章,颇具匠心文采

陈水扁前总统因典狱长刁难而没能参加笨湖的追思会,但他的文章却颇具匠心和文采,竟能把汪笨湖的主要小说和政论节目的名字串到一起,构成独具一格的评论,几乎是道尽了笨湖在文学和政论这两大领域的成就。这可真得是巧思奇想,用心下功夫,才会写出这种精妙之作。

 

另一位令我非常感动(也是全书年龄最大)的作者,是今年99岁的史明老先生。他长期身体很不好,目前说话都困难,但仍口述了追忆汪笨湖的文字,由他的战友助理敏红帮助整理打字传来。在此感谢老人家。

 

在整个采编这本书稿的过程中,还有很多令我感动的事例、令我感慨的文字,限於篇幅,无法在此一一列出。当然也遇到了几件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其中最让我感到遗憾的,是没有见到李登辉前总统就汪笨湖的去世有任何表示。

 

笨湖曾长期追随李前总统。2000年大选时,意属绿营的汪笨湖把票投给了连战,就因为他承诺了李登辉。为此他被绿营很多人话垢。笨湖也因为拥李而严词痛批过陈水扁,同样惹来绿营很多人不满。但在台南天桥教会的告别式上,跟汪笨湖没有什麽政治渊源的蔡英文总统赠匾「才具树绩」,副总统陈建仁赠匾「绝才健笔」,因电视台问题跟汪笨湖闹僵的王文洋也送了花篮并对家属有所表示,但却没有看到李前总统送花篮或挽联。所以在编辑这本书时,我就给李前总统写了封信,希望他老人家对笨湖的突然离世写几句话,与其说是为已逝的笨湖,不如说更是为给健在的老总统一个展示基督徒宽容胸怀的机会,给後人一个榜样。

文章地址
该文章内容发布于每刻娱乐网(WwW.meikebi.CoM)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您的配合!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