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竟然和15岁女孩偷情 沦为她的肉体恶魔

2016-10-09 12:11:17 情感两性 上百度搜索“每刻娱乐”就能找到这啦!
当前位置:每刻娱乐>情感两性 >

沦为肉体恶魔,做寂寞女人的胯下玩物,是多么羞耻的一件事情。然而,为了赚钱给父治病,我还是沦为了肉体恶魔,伺候了一个30岁的女老板一整


沦为肉体恶魔,做寂寞女人的胯下玩物,是多么羞耻的一件事情。然而,为了赚钱给父治病,我还是沦为了肉体恶魔,伺候了一个30岁的女老板一整夜。这个女人保养得非常好,面容好身材好,我是真的想不通她为何要找鸭子,像她这样出色的女人,身边应该不缺男人才对的……在洗澡间内,她火热热的唇突然就贴了上来,将我紧紧抱住,开始疯狂地在我身上索取,还主动将我的手拿到了她高挺的胸上,像是犯了毒瘾的人,渴望被满足……还是处男的我开始沦陷,沦为她的肉体恶魔,也开始变得疯狂起来,和她交缠着……

我见到玉姐,地点是在靠街的一个饭店里,是肖姐带我去见她的,我一直没敢看她,羞涩的犹如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出身农村的我知道这是多么丢人的事情。

我当时是通过找家教认识肖姐的,她专门以此为名在“江大”给一些有钱的女人找年轻帅气的大学生。她人不坏,认为做这个也没什么不好,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你还没毕业,好歹把学业完成吧,父亲的病不是小病,做家教什么的怎么讨那么多钱!”,在得知我的情况后,她这样对我说。我对她点了点头。

我并不知道她接下来要说的事,我以为她是关心我,可当她迟疑了下说出那件事的时候,我的脸红的要死,半天说不出话来。那时做“鸭子”这样的词语还不甚流行,但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回去考虑一下吧!想好了,给我电话!”

两天后,在得知父亲如果不做手术生命肯定保不住命的情况下,我颤抖着手打了肖姐的电话。

我知道,这个电话拨出去之后,我就要沦为某个寂寞女人的肉体恶魔,我将变得肮脏不堪。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必须要想办法为父亲的病筹钱……

外面到处都是快要过年的气息,飘着雪的街上不时有人放鞭炮,那种年的味道几乎让窒息,有钱人过年,没钱人怕年,透过模糊的玻璃,我看到了路边似乎有个乞丐在那里磕头要钱。心里酸酸的。

桌上的那杯茶冒着徐徐上升的热气,嘴一呼也都是热气。玻璃上被弄了一层蒙胧的雾。横江的冬天从没有那年如此的冷,靠江的城市难得下场大雪。

“哎,肖姐,我迟到了,不好意思!”,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打断了我是思绪,她进来的时候对肖姐说了这句话。肖姐很客气地迎过去,我没有回头望,她从我的背面来,走到我的面前,她脱下了黑色的风衣,肖姐帮她挂在了椅子上,她穿着白色的毛衣,我看到了半截。

她的声音很好听,但是我没有看到她的样子,一直没敢抬头。“呵,陪我去下洗手间!”,肖姐说,她愣了下,然后跟肖姐走了出去,我抬起头看到他们去了洗手间。剩下我在那里。望着那杯热茶,我一直没喝,心里乱作一团。

不多会,她们回来了,我的头再次低下了。“哎,小颜,叫玉姐!”,肖姐说。我慌乱地抬起了头,对她很扭捏地一笑,没有叫她玉姐,而是说了句:“您好!”,那是我看到她。她很漂亮,漂亮的让我出奇,我以为会是一个相貌丑陋,身材臃肿的女人,可不是。


我真的不能够理解,她这样的女人会缺少男人吗?她清新脱俗,脸庞白皙,嘴唇粉红,眼睛大大的,睫毛很长,有神的出奇,手上带着一个手链,亮晶晶的。“哎,你好,想吃点什么,随便点吧!”她很大方地说,大概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吧,低头把包拿到桌上,然后把皮夹子拿了上来,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我又躲闪了她的目光。

肖姐左右看了看,然后拿起手机笑笑说:“呵,这群死鬼,催命似的,说是三缺一,看来不去还不成了——”,接着她对玉姐说:“哎,你和小颜吃,我要走!”玉姐客套似的挽留了几句,结果肖姐很顺利地走了。没走了多会,又回来了,她喊了声我:“小颜,你出来下!”我慌张地站起来,跟她走到了一边,她对我说:“哎,你放开点啊,怎么跟女孩子似的,她可是,也紧张着呢,你不放开,怎么行啊!你不想给你父亲——”,我没等她说完,我就狠狠地点了点头。

我回去后,剩下我和她,我更紧张了,心都快飞出了嗓子眼,她是我接触的第一个女人,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

她叫了很多菜,那些菜是我二十三岁之前都没吃过的,她一笑说:“你们放假了吧?”“恩!”,我点了点头,然后一直望着窗外。她停了下又说:“土木工程专业不错的,好好学,以后进我们公司好了,呵,我们是盖房子的!”谢谢你!“,我转过脸来,我想到了肖姐走时说的话,还想到了很多。

她看着我,微笑着说:”哎,赶紧吃吧!“为了掩饰紧张,我埋头在那里吃着米饭,其实也不是为了吃饭,就是打发时间,我感觉到了深深的罪恶,想到了那些世俗中让人唾弃的行为。我知道这是不光彩的。

”哎!“,她掏出了一个大信封说:”你拿着吧!“我抬起头,看到她不笑了,似乎有点失落。我的筷子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那些钱。”吃完了,把钱拿着,别多想!“我放下了筷子,她从后面拿过大衣,似乎想走,我突然鼓起叫住了她:”去你那好吗?“她看着我,深深地看着我,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我当时想,我是不能白拿她的钱的,即使是借也是不能这样做的,她的失落似乎让我看到了她的渴望,以及她眼神里不为人之的苦楚。

出去的时候,一股寒流袭来,她裹了裹大衣,然后转身望着我惊讶地说:“怎么穿这么少啊,外面没穿棉袄啊!”我笑一笑说:“不冷,穿多怪沉的,不舒服!”我傻傻地笑。“你笑的时候很好看!”她说了下,然后走到停在门前的一辆车旁说:“上车吧,外面冷!”

在看着她那娇俏的面容和保养得跟二十出头的女孩一样的身材,我甚至然在想,做这样一个美女的肉体恶魔,吃亏的真的是我吗?但我很快就将这个想法抛在了脑后,我沦为她的肉体恶魔只是为了赚钱给父亲治病,其他的都不要多想,只要有钱给我就行……

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这样一个美女,不会有其他什么的特殊爱好吧!不然怎么会需要找鸭子?


文章地址
该文章内容发布于每刻娱乐网(WwW.meikebi.CoM)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您的配合!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