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一堆人但不是台北人,谁识天龙国?

2017-09-23 20:06:01 明星八卦 上百度搜索“每刻娱乐”就能找到这啦!
当前位置:每刻娱乐>明星八卦 >

梦田文创和玉山社出版社共同企划的「岛上生活」系列讲座进入第二讲,邀请到台湾史教授戴宝村,以及「台北城市散步」执行长邱翊,就「消失的台北城与留下来的痕迹」展开对谈。 许

梦田文创和玉山社出版社共同企划的「岛上生活」系列讲座进入第二讲,邀请到台湾史教授戴宝村,以及「台北城市散步」执行长邱翊,就「消失的台北城与留下来的痕迹」展开对谈。

许多人住在台北,自称台北人,但是对台北的历史却一知半解,曾策划《小的台湾史》等书的戴宝村长期关注小人物的历史,对台北城的历史有独到研究,而邱翊所带领的台北城市散步导览团队,则策划《台北城市散步:走过,不路过》一书,并规划出上百条认识台北的导览路线,两位专家的对谈,要来告诉你属於台北城的故事!

台北一堆人但不是台北人,谁识天龙国?

台北一堆人但不是台北人,谁识天龙国?

▲戴宝村(右)邱翊(左)分享消失的台北城。(照片提供/梦田文创)

清朝设台北府、富商捐钱盖城:台北城的「翻转」

戴宝村表示,提到台北城就要从淡水河说起。早年平埔族人在淡水河岸边活动,新庄因为大汉溪和淡水河交会之处,是较早兴起的地方,直到1860年开港通商,北部成为茶及樟脑的出口重镇,经济发展重心才转移到艋舺及大稻埕。但一直到牡丹社事件,清朝才意识到,外国不只是要来做生意,可能还想占领土地,於是1875年决定设台北府,台北的地位才「翻转」成行政中心。

戴宝村说:「传统帝国有一个象徵,就是建城。」台北城於1882年动工,朝廷向民间募资,板桥林家等众多家族捐钱建城,共花了42万两,有趣的是,台北城不在艋舺也不在大稻埕,它北靠七星山,依照风水而建,於1884年完工,有五个城门,其中北门面向北方清帝国,交通方便,出去就可以接淡水河。

同年法国攻打台湾,台北地位更形重要,直到日本占领台湾,台北城建城只有短短11年,接着就被拆除,仅留下四处城门屹立。

邱翊长期在大稻埕导览,他谈到向游客导览时,一个很重要的议题是:「为什麽大稻埕後来会超越艋舺?」关键在於大稻埕愿意接纳新想法与新产业,他解释,开港通商後,艋舺仍是最重要的商业重地,但1876年,引进茶农到北部发展的苏格兰商人John Dodd和李春生,因为在艋舺租屋受阻(史称租屋事件),转而到大稻埕经营,才翻转大稻埕的地位。

清代晚期外销以茶叶为主,台湾的商业中心也从台南转到台北,台北的重要性超越其他城市,进一步完成台北城的翻转。

北门展示的城墙造景,石材竟不是台北城的?

现在哪里可以看到台北城的踪迹?邱翊说,捷运万大线施工後,挖出许多旧的台北城墙,原来当年台北城被拆除後,这些石材被拿去做公共建设,万大线发现的就是城墙石材做的下水道建设,而其他台北城墙的遗迹,在金山南路台北监狱、旧北警察署仍有部分保留,捷运北投机厂也保留很多石材。

邱翊话锋一转,谈到北门。忠孝桥引道拆除後,北门重见天日,但目前在北门广场「重现」的城墙造景,石材竟是从福建买的!不用台北城遗留下来的石材,彰显台北城墙史的意义尽失。

戴宝村也同意,他提到当年建城的石材,许多是来自唭哩岸及内湖金面山,就算现在唭哩岸石禁止开采,内湖金面山还有残存的石材,要取得石材并不是难事,被政府所忽略的细节,让城墙的历史出现断层,相当可惜。

戴宝村也提到,台北城其实很小,沿着忠孝西路、中华路、爱国西路、中山南路,走完一圈4.5公里,他建议台北人要有知有感有行动,走一圈台北城,就可以了解台北城的历史与沿革。

台北与河的关系:从相依到背离

戴宝村表示,台北的发展与河川息息相关,分为三阶段。第一阶段,是台北人与河相依为命,早期平埔族住在水岸边,台北盆地内的河流大都可以行船,舢板船的货运量比小发财车还大,基隆河可以行到暖暖,在新店溪上船可以开到碧潭之上的屈尺,大汉溪可以到新庄,莺歌陶瓷的发展也和河运有关,毕竟和陆运相比,「用水运比较不容易撞坏陶瓷。」

第二阶段时,日本人来台後逐渐改变,铁路兴起,河运逐渐被陆运取代,加上淡水河泛滥,日本人在今环河南北路填土,所以以前叫筑地町,他笑说:「所以台北也有筑地,不用到东京!」

再者也为了防水患,加盖堤防,人与河虽然逐渐隔离,但堤防不高、水门很多,人还是可以亲水,所以一直有水岸文化,例如纪州庵以前就在河岸边。

等到了第三阶段,1950年代人口爆炸,五堵、土城、新庄工厂林立,淡水河因为污染变成「黑龙江」,又因为怕淹水,堤防越建越高。人和水相背,但人还是想亲水,因此在河岸建脚踏车道,盖水岸大厦,但要住到八楼以上才看得到河流。

戴宝村说,台北因河运兴起,但後来的发展却背离水。综观世界各大城市,伦敦有泰晤士河,巴黎有塞纳河,他开玩笑说:「巴黎没有塞纳河,法国女生不会那麽撒娇。」如今台北虽然水患威胁已经不再,但台北不可能拆掉堤防,改走水岸生态工法,戴宝村叹道:「已经回不去了」。

反观新北市因祸得福,过去因为经费不足,堤防不高,现在反而有河岸公园与河川绿地可以亲近水。

台北有河?外国人吓一跳

邱翊补充到,他和外国人介绍大稻埕,提到旁边有一条河时,外国人都吓一跳,没想到台北竟然有河!台北发展其实是从淡水河开始,大稻埕是因为河运兴起的河港聚落,昔日人们和河川生活紧密,可惜现在大稻埕居民的生活,和河川关系不大,「顶多早起去运动、唱卡拉OK。」

戴宝村也说:「大部份人无法想像,以前台北人与河川的生活有多紧密,只是现在没有感觉台北市有一条河。」例如,新庄老街是沿着大汉溪发展出来的,饶河街妈祖庙後面是基隆河,景美老街的终点是新店溪靠船的地方。

很多产业也是依水而居,邱翊观察,赤峰街有打铁街之称,宁夏路有许多木材行,这些产业聚落的形成,和昔日大稻埕的造船业、拆船业有关。

其实,台北最显着的景观是水泥丛林,走在台北街头,很难想像台北人的经济与生活,曾经与河流多亲近,现在的台北人与河流最亲近的时刻,顶多是到河滨公园遛狗、散步或运动,我们很少意识到底下这片土地的故事,更不用说去了解已经消失大半的台北城城墙,他们曾经代表的历史意义。

整场分享最发人省思的,是戴宝村的一段话,「只是在台北生活,跟台北人是不一样的,生活在台北,到底了解台北多少?台北一大堆人,但不是台北人。」身为台北人,却不知台北事,听完这一场分享,不禁想要绕着台北城走一圈,沿着台北城留下来的痕迹,想像百年以前的生活。

台北一堆人但不是台北人,谁识天龙国?

台北一堆人但不是台北人,谁识天龙国?

▲戴宝村(左)邱翊(右)参与岛读活动。(照片提供/梦田文创提供)

梦田文创和玉山社出版社共同企划的「岛上生活」系列讲座第三讲,邀请到秋惠文库创办人林于昉,以及经营活水来册房的台湾史作家黄震南,分享「老文物的台湾史」,将在10月18日晚间7点在阅乐书店举办。活动详情:https://goo.gl/75x3dR。

文章地址
该文章内容发布于每刻娱乐网(WwW.itu114.CoM)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您的配合!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